斗莹

沉迷弹丸无法自拔
绝望教徒

【雷安】卡萨布兰卡

赤花症x花吐症

#角色死亡,OOC预警#

#一句话卡埃、帕佩、嘉→瑞金#

 白嫖了好久来交党费了,大概是两个命不久矣的人随便谈个恋爱的故事


【很多人知道卡萨布兰卡,但却很少人知道那是种花的名字,它是世上最美的百合花,同时,它是悲剧之花。传说中,遇见卡萨布兰卡的情侣无不以死亡作为这段无望恋情的终结】

 

凹凸大赛中出现了两种奇怪的病,一说是某个参赛者的元力技能,另一说则是自由丛林中有很多带有病毒的植物。不管病毒来自哪里,目前被感染的参赛者已经不是少数了,不过也不是无法治愈的,根据已经治愈的人说,花语可以作为提示帮助你找到那个人。

 

花吐症,顾名思义就是会从嘴里吐出花瓣的病,得了这种病就等同于告诉他人你有了喜欢的人,还是暗恋。听起来惨兮兮的,幸好不像那傻骑士一样得了这种告诉全天下自己在暗恋中的病,雷狮顶着左眼的紫天使略带骄傲的想着。我们的传奇海盗头子,雷狮先生患上的就是另一种病了,赤花症。别看只差了一个字,两种病的起因就完全不一样,相比花吐症那种暗恋的病,赤花症则是大大方方的告诉了所有人,我们是心意相通的。对此雷先生表示非常满意。

 

雷狮是在休息区找到的安迷修,他毫不留情的将正在树下休息的安迷修电醒,然后一个吐着花一个左眼顶着的花的像小学生一样吵了起来。最后安迷修把掉了一地的天堂鸟捡了起来,随手扯了点绷带捆成一束就糊在了雷狮的脸上,“祝你早日上天堂,雷狮。”

 

“亏你还喜欢园艺,天堂鸟的花语里有长寿都不知道啊。”雷狮把花抗在肩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看着安迷修,“走,一块去吃顿饭吧。”

 

大赛第四和第五同时出现在餐饮区,而且看起来十分和谐的吃着饭,这明显是难得的景色,没有人想也没有人敢去打扰他们。

 

“我听说卡米尔也得了花吐症,他还好吗?”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安迷修在吃完饭后才开口和雷狮闲聊了起来。

 

“已经好了,他可是我雷狮的弟弟,这点病难不倒他。”雷狮想了想,加上了一句“就是那个玳瑁星的小鬼。”

 

“可是艾比小姐不是喜欢……”

 

“男的那个。”

 

吃过饭后,他们就分开了——他们并没有24小时黏在一起的意思,两人直接回了各自的基地。刚打开门,雷狮就看到了一地的蓝色曼陀罗。“大哥,你回来了。”卡米尔将装了花瓣的垃圾袋捆好放到一边。

 

“啊,回来了。”雷狮把蛋糕递给卡米尔问道“你不是已经好了吗?”

 

“谢谢大哥。”卡米尔把桌子上的花瓣随手用蛋糕盒子扫到地上,“这是佩利吐的,他早上碰到了我吐出来的花,大哥你手上那束花是?”

 

“哦,这个啊,安迷修送的。”

 

“大哥,你们两个的病并不是完全没办法治好,只要……”

 

“卡米尔,把这花随便找个地方插起来吧,小心点别碰到了。”

 

“……是,大哥。”

 

赤花症和花吐症,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病症,看似无法治愈但其实他们心知肚明,只要安迷修把爱变成恨他们就都可以痊愈。

 

但是雷狮不愿意,安迷修也一样。

 

“安迷修,要是我发现我病好了,我就杀了你。”

 

“放心吧,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第一次觉得骑士道也还不错,然后他十分感动的把安迷修锤到地上。

 

嘉德罗斯从排行榜上消失了,所有人都以为是雷狮海盗团干掉了他,毕竟他们先后进了徘徊者峡谷,但是出来的却只有雷狮海盗团。不过排名却没有变化,除了每人都提升的那一名。见到嘉德罗斯最后一面的确实是雷狮,但是他见到的只是躺在被血染红的百日菊上嘉德罗斯的尸体,年轻的王者至死都不曾让人知道他的脆弱。

 

——————————————————

 

安迷修最近吐花吐的更厉害了,花瓣上带了一丝血迹,雷狮的手腕也逐渐长出了一些花,但是他不在意这些,病症的严重除了时间的推移也有他们感情更深的缘故,这反而是一种炫耀的方式。

 

他们会在早上一起去吃饭,然后随便去哪里闲逛或者打几个怪,分开之后雷狮继续和他的海盗团一起,安迷修依旧会在他们狩猎其他参赛者时挺身而出,和雷狮海盗团打上一架。不过偶尔他们也会像普通的情侣一样,看似甜蜜实际上却在暗中较劲地牵着手在娱乐区放松一下,也会在傍晚的夕阳下拥抱一下然后装作嫌弃的样子抖抖衣服回到各自的基地,甚至会在畅快淋漓的打了一架之后到休息区开房——因为安迷修拒绝在会被人看到的地方做/爱——但是他们从不亲吻对方,哪怕是有那么一两次差点碰上他们也会同时伸出手捂住对方的嘴。

 

但是再深的感情也会伴随着争吵,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小学生式吵架之后,雷狮和安迷修冷战了,据安迷修说是因为他们都是成年人,要学会冷静处理争吵。

 

但是你们吵架的理由还有这种冷战方式和几岁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匿名的无定之躯先生如是说。

 

所以当雷狮和安迷修在岩石山谷相遇的时候,不约而同的转身就走,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对方给打死了。

 

“安迷修!”金从远处一路小跑的冲到安迷修面前,“听说你也得了花吐症?还好吗?你喜欢谁啊?”

 

“金,别到处乱跑。”格瑞从后面追了过来,警惕的盯着雷狮。雷狮看着格瑞比以前差了不少的脸色以及说完话就小幅度吞咽一下的动作,嗤笑了一声,然后靠在旁边的岩石上等着安迷修和金寒暄完。等格瑞拉着金离开之后,安迷修刚走没两步就被雷狮一把拉住,他稳了稳身体,正准备和雷狮谈谈还没来得及转身,雷狮就从身后抱住了他,把脸埋在安迷修的肩膀用头发蹭了蹭他的脖颈。安迷修轻笑了两声,拍了拍雷狮的头,转过身给了他一个拥抱作为冷战结束的信号。

 

——————————————————

 

雷狮身上开出的花越来越多了,身体状况也相比以前差了些,不过也不是谁都可以踩一脚的,即使这样他们也坚持时不时的去战斗区打上几场,谁都不愿意输给对方,即便身体因为病症的原因战斗力不如以前。安迷修也依旧在大赛中贯彻他的骑士道,如果不是看到过他不小心咳出花的样子,大概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他得了花吐症已经很久了。所以他们也没想到,先认输的那个人是安迷修。


等雷狮在自由丛林里找到安迷修的时候,他身边全是吐出来的花,本应该是橘黄色的天堂鸟被安迷修的血染成了鲜红色,连带周围的草地都变的泛红了。夕阳洒在安迷修的身上,让他看起来仿佛身体变得透明了一样,安迷修抬起头,因为身体状态迅速下降导致眼前一片模糊,他只能看到雷狮模糊的影子。安迷修笑了,“没想到最后还是输给你了啊,恶/党。”雷狮蹲下身子,伸手撑在安迷修身后的树上,慢慢靠近了他,在离安迷修还有半拳的距离,他的嘴唇抵上了一朵蒲公英,白色的花瓣上沾到了安迷修的血,看起来就像是雷狮身上的紫天使一样,然后他听到了安迷修微弱的声音,“对不起啊,雷狮。”

 

【参赛者安迷修,回收完毕】

 

雷狮捡起了安迷修最后握在手中的蒲公英,轻轻的吹散了它。

 

——END——

 

卡萨布兰卡:永不磨灭的爱情,死亡,一种盛开的很傲然,厌世的花

红色蒲公英:别名紫天使,花语是天涯海角,至死不渝

天堂鸟:自由

蓝色曼陀罗:诈情,骗爱

白日菊:永失我爱

最后安哥给雷总的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我想让你自由

本来想画个头像的,画完之后就…

我还是更喜欢旧设衣服上的标志…反正格瑞的鞋子银爵的衣服都有这个标志就当它是凹凸大赛服装赞助商的商标吧!【x

私设雷安的一个安哥的过去【

        神用了五天的时间创造了世间万物,第六天他创造出了第一个人类为他取名为亚当,随后,神用他的肋骨创造了他的妻子——夏娃。为了监督他们,神派了一名天使去管理伊甸园,安迷修作为神最忠诚的信徒,被神赋予了这一使命,很快他和亚当与夏娃成为了朋友,日子过的很平稳,他们遵守着神的规则,谨遵神的教诲,直到那一天,蛇出现在了伊甸园。亚当和夏娃受了蛇的诱惑,违背了神的旨意偷吃了禁果,神大发雷霆将他们驱逐出了伊甸园,而安迷修则因为管理不当被罚永远留在伊甸园,不得回到神的身边。安迷修每天都在向神忏悔自己的过错,但也认为自己应当受到惩罚,在伊甸园绕了一圈之后,安迷修坐在善恶树上,透过叶子看向天空——神所在的地方。安迷修闭上了眼睛,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蛇的身影,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禁果,突然想起了他的朋友们,于是他直起身子,透过镜子看到了亚当和夏娃的身影,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虽然生活环境不如伊甸园那么好,但是脸上却都透露着幸福的笑容。安迷修看着他们的身影,第一次在心里产生了疑问,明明被驱逐出了伊甸园,为什么他们看起来却比那时幸福的多?

       从那天起,安迷修的日常便多出了一项任务,每当他看着亚当和夏娃脸上的笑容,他对神就多了一分的疑问,神所说的一定都是正确的吗。于是,安迷修向神祷告时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也终于获得了见到神的机会,神要他回到神殿。重回神殿的安迷修却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他很开心也很激动,但是心里却多了些其他的感情。他恭敬的跪在神的面前,向神诉说了自己的疑问,“神明大人,为什么亚当和夏娃离开伊甸园后好像更幸福了?吃下禁果真的是错吗?”神冷冷的看向他,“我原本以为你会是我最忠诚的信徒,看来你并不是,真是遗憾。”

       神轻轻的挥了挥手,安迷修感到背后一阵撕裂的剧痛,他伏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疼痛刺激出的泪水续满了眼眶,他抬起头看向了他深爱的神明大人,耳边传来了神空灵的仿佛带着悲伤的声音。

     “质疑,就是你的原罪。”

        神定下了他的罪。

        被拔掉翅膀的安迷修感到身体在下坠,然后他失去了平衡,从神殿坠落了下去。他用力扬起头,看着将自己推入地狱的那位神、想要奉献一生忠诚的主。

       难道怀有疑问就是罪恶吗?只有赞美才是正确的吗?

腿上的刺痛感让安迷修清醒了过来,周围一片荒芜,他低头看了看腿上的烙印——「SIN」然后他站了起来,漫无边际的走着。

       即使现在隶属于魔王,他仍然是神最忠诚的信徒,哪怕被神抛弃、变成了恶魔,他依旧深爱着神。

——END——


为了避免误会还是说一下…安哥对神的爱是出于忠诚和敬仰以及对创造者的感恩,不是恋爱的那种_(:з」∠)_

私设的雷安…姑且发上来做个存档,如果明天有时间就把人设图画一下好了……【虽说是设定但好像什么都没说一样【

安迷修:深爱着神的恶魔,曾为管理伊甸园的天使,因为亚当与夏娃偷吃禁果的事对神产生了疑问,后被神拔掉翅膀坠入地狱,右腿绷带下面被神刻上了sin。被前魔王送回伊甸园去引诱其他人类。

 雷狮:住在伊甸园的人类,天生对神有质疑及厌恶但不会表现的太明显。偶然在善恶树下见到了对着神殿祷告的安迷修后对他产生了兴趣从此经常出没在禁林,后被神发现放逐到了地狱。现任魔王。


安哥可爱,想太阳

各种bug请无视【

只会画草稿的我…入凹凸这么久终于摸了次鱼,安哥的头发果然名不虚传,好难啊qwq(第一次发现手机和电脑有色差…)

每天都在想晏_(:з」∠)_

【论坛体】听说今天希望之峰开运动会

这是一个并没有发生psp断电事件的和平年代的故事

短小废话很多 没什么狛日要素的感觉对不起!

 


NO.1 = =

今天希望之峰学园开运动会,坛里有人直播吗!!

想知道我女神有没有参加!!

NO.2 = =

虽然我也很好奇希望之峰的运动会,但是他们有自己的论坛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吧

NO.3 = =

↑你忘了预备学科吗

NO.3 = =

预备学科啊……但是预备学科也会用本校的论坛吧

NO.4 = =

虽然可以用但是也有像我这种不习惯的人

NO.5 = =

LS是预备学科的?方便的话可以直播吗,非希望之峰的只有学园祭能进去看女神……

NO.6 = =

可以哦

反正我们预备学科不参加这次运动会

NO.7 = =

诶?预备学科没有这些活动吗?

NO.8 = =

应该不是没有,而且不能参加吧

怎么想预备学科都不可能和本科生一起比赛啊

NO.9 = =

如楼上所说,我们预备学科是下周开运动会

NO.10 = =

虽然答应了直播不过早就已经开始现在只剩几个项目了

正在进行的是女子短跑

NO.11 = =

我女神参加了吗!!!!!

NO.12 = =

你倒是说你女神是谁啊…

NO.13 = =

沙耶香吗?!LZ你女神莫非是沙耶香吗!!

NO.14 = =

不,虽然沙耶香很可爱但我女神是千寻小天使

NO.15 = =

对于一个技术宅来说千寻确实是女神级别的天使呢

NO.16 = =

又是女神又是天使的不太懂你们技术宅

NO.17 = =

话说短跑都有谁啊,大神和战刃吗?

NO.18 = =

那两位的话应该会参加长跑吧

NO.19 = =

舞切响子、小泉真昼、腐川冬子……还有一些前辈们

NO.20 = =

真相只有一个

这位直播的小姐和77期同届

NO.21 = =

我是男的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已经要开始男子短跑了

顺便一提刚刚第一名是腐川冬子

NO.22 = =

骗人

冬子可是文学少女啊!怎么可能跑赢其他人

NO.23 = =

虽然不知道和文学少女有什么联系,不过确实是腐川第一个冲线

NO.21 = =

↑这个我可以作证

刚刚是我和朋友一起拉线的,腐川冲线的时候看起来好可怕……而且还有奇怪的笑声

NO.22 = =

LS是本科生?为什么本科也放着学校的论坛不用跑来这里啊

NO.23 = =

不,我也是预备学科

这次运动会预备学科虽然不参加比赛,但是可以报名当志愿者帮忙打杂

NO.24 = =

我还以为你们预备学科和本科不和呢,听说还有内部战争?

NO.25 = =

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不和到那个地步啦

不过我同学和本科生的关系倒是挺好的,算是混的风生水起?

我就是因为他和本科生赌气去当志愿者了所以陪他一起报名的

NO.26 = =

↑你说的是不是日向?

NO.27 = =

↑除了他还能有谁

NO.28 = =

风生水起……是什么程度?

NO.29 = =

↑其实也就是和77期关系很好,只不过其他届的本科生也认识他而已

超高校级的的黑道认他当了大哥的程度

NO.29 = =

超高校级的黑道的大哥?!

NO.30 = =

和77期生的关系都这么好已经很厉害了吧

我听说这届的幸运很不好相处的啊

NO.31 = =

能短时间当上未来黑道老大的大哥,这也是一种才能吧x

NO.32 = =

↑希望之峰是不会承认这种才能的

NO.33 = =

事实上,这次日向就是和那个幸运赌气才去当的志愿者

NO.34 = =

什么?不是全员都关系很好吗?

NO.35 = =

那个幸运可是相当看不起预备学科的啊

NO.36 = =

还是直接叫狛枝好了

总是说幸运我会有一种在说苗木的错觉

NO.37 = =

而且刚刚男子短跑苗木就参加了

不看前面的人会误会吧

NO.38 = =

我都快忘了比赛了…

刚刚第一名是谁啊?

NO.39 = =

女子长跑都已经比完了

参加者是大神樱,舞园沙耶香,战刃骸,终里赤音,边古山佩子

NO.40 = =

本来还想说为什么这么快就比完了

NO.41 = =

但是一想到这是希望之峰

NO.42 = =

再看到这个名单

NO.43 = =

马上就可以理解了

NO.44 = =

女子长跑是谁第一?

NO.45= =

已经开始投球了,77期和78期是一组的

NO.46= =

你们不是在打杂吗?直播不碍事?

NO.47= =

是志愿者!别人来替我们了,让我们歇一会儿

不过日向跑去给77期当拉拉队了

NO.48= =

投球的话岂不是对78期很不利,对面有个幸运诶

NO.49= =

↑78期的苗木也是幸运啊,不如说每届都有幸运所以无所谓吧

NO.50 = =

それは違うぞ!

虽然苗木也是幸运,但是他身高没有优势啊!

NO.51 = =

↑太过分了快住手

NO.52 = =

矮个子怎么了!矮个子还能投进去才是幸运的体现啊!

NO.53 = =

矮个子协会发来抗议!

NO.54 = =

看起来比幸运的话好像苗木更厉害

NO.55 = =

不…现在这个情况我觉得是狛枝太不幸了

NO.56 = =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了?

NO.57 = =

从开始比赛到现在狛枝一直在添乱根本没有进一个球

NO.58 = =

也不是故意添乱啦,就是莫名其妙的被砸到然后摔了一跤不小心绊倒了九头龙被边古山看到跑来扶九头龙的时候撞到了西园寺导致手里的球都飞了出去被贰大踩到然后贰大滑倒的同时压到了正在捡球的田中

NO.59 = =

↑肺活量惊人!

NO.60 = =

现在77期乱成一团了

NO.61 = =

索尼娅正在检查田中有没有受伤,小泉在安慰西园寺,边古山在和西园寺道歉,终里和贰大去了医务室找消肿的药,罪木在帮忙照看九头龙,左右田在死盯着索尼娅和田中看起来快哭了

NO.62 = =

诶?事件起因的狛枝没事吗?

NO.63 = =

不愧是幸运啊

NO.64 = =

被砸到难道不是不幸吗?

NO.65 = =

狛枝头被砸的有点晕,日向在照顾他

NO.66 = =

本来我是想去帮日向的

但是狛枝看过来的眼神太可怕了所以对不起

NO.67 = =

不是说狛枝和日向的关系不好吗

NO.68 = =

我说的不是和77期全员关系很好吗?

NO.69 = =

那和狛枝赌气的意思是其实两个人关系特别好才会这样闹脾气?

NO.70 = =

狛枝虽然总是嘲讽我们这些预备学科

但是他对日向的态度和对我们完全不一样啊

NO.71 = =

就是小学生的那种因为喜欢所以欺负的感觉

NO.72 = =

虽然总是对日向说什么区区预备学科之类的,但其实对他还是挺好的

NO.73 = =

我在下雨的时候看到过狛枝跑到预备学科门口等日向一起回家

NO.74 = =

听日向说以前刚和狛枝认识没多久的时候约他出去玩不高兴了的话会被说“原本以为你和超高校级的的大家关系那么好和你出来会更有趣一点,不过看样子期待落空了啊,回见。”然后就走了

NO.75 = =

↑好像我在追我女朋友的时候她不高兴的时候说的话

NO.76 = =

↑但是日向一直不知道狛枝是怎么想的

NO.77 = =

难道狛枝→日向?

NO.78 = =

是的,整个预备学科都看出来只有日向不知道

所以我才担心他被狛枝拐骗陪他一起打杂的

NO.79 = =

已经放弃志愿者的说法了吗

NO.80 = =

说起来…77期怎么样了?

NO.81 = =

已经没事了,大家都没受伤

不过投球输了

NO.82 = =

人没事就好比赛不重要啦

NO.83 = =

现在已经是最后的借物跑了

NO.84 = =

这次借物跑的签都是预备学科准备的,听说大家都写了很奇怪的东西

NO.85 = =

比如?

NO.86 = =

比如接吻笔记、魔犬耳环、神砂岚之角、天使的果实、破坏神暗黑四天王之类的

NO.87 = =

就没有人写一点正常的东西吗……

NO.88 = =

日向写的草饼

NO.89 = =

但范围是学院内,所以根本没可能找到

除非去找日向要

NO.90 = =

狛枝居然参加了借物跑,不是说他体力不好吗

NO.91 = =

好歹是个男生啦,体力再怎么不好也不至于就这么累趴下吧

NO.92 = =

贰大不是还说曾经心脏不太好总是住院吗

NO.93 = =

↑真的假的?!

NO.94 = =

↑↑怎么知道的?

NO.95 = =

日向和贰大聊天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

NO.96 = =

是有多不小心才会听到……

NO.97 = =

狛枝跑去找日向了

NO.98 = =

狛枝抽到的草饼?

NO.99 = =

好像不是,他貌似在说让日向陪他去一下终点

NO.100 = =

你不是在日向旁边吗?

NO.101 = =

看到狛枝过来的时候我就走开了

NO.102 = =

“虽然像我这种渣滓不可能赢过超高校级的大家,不过就算是垃圾一样的才能我也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啊,看起来抽到的是最简单的东西了呢,为了让超高校级的大家展露胜利的希望日向君就配合一下和我一起成为垫脚石吧。”

NO.103 = =

狛枝一直在唠叨这些东西总之就是让日向和他走就是了

NO.104 = =

最简单的东西,真的不是草饼吗?

NO.105 = =

我就在终点这里,狛枝正在走过来

NO.106 = =

补充,狛枝笑的异常灿烂的走过来

NO.107 = =

到底抽到的什么啊?

NO.108 = =

……这个不重要

已经判定借物跑狛枝是第一了

NO.109 = =

好在意啊!

NO.110 = =

估计其他人也不会借的到那些东西吧…差不多可以准备最后的娱乐项目了

NO.111 = =

已经要结束了吗

NO.112 = =

娱乐项目是什么?

NO.113 = = 

拔河

NO.114 = =

居然不是比赛项目

NO.115 = =

因为实力悬殊太大所以变成娱乐了

不过到我们的时候应该是比赛的形式

NO.116 = =

那拔河的规则是不是也要改

NO.117 = =

稍微改了一下,从班级的集体赛变成了混合表演

NO.118 = =

是由每届的男生里选出来几个人

一共选出15人

NO.119 = =

对面是?

NO.120 = =

大神、贰大、终里、战刃、桑田

NO.121 = =

……其实只有大神樱就够了吧

NO.122 = =

桑田是凑数的?

NO.123 = =

↑好歹是超高校级的棒球选手啊!还是有力气的……吧

NO.124 = =

↑快住手啦wwwww

NO.125 = =

不过拔河的话就没有狛枝什么事了吧

NO.126 = =

什么啊,幸运也有粉丝吗

NO.127 = =

因为狛枝是池面啊,颜饭的话还是有的吧

NO.128 = =

不过是个基佬就是了

NO.129 = =

池面爆炸吧

NO.130 = =

↑一看就没有女朋友

NO.131 = =

↑说的好像你有一样

NO.132 = =

↑我有

NO.133 = =

……

NO.134 = =

狛枝确实没有参加,所以他正靠在日向身上休息

NO.135 = =

手还悄悄的搂着日向的腰

NO.136 = =

这不是在吃豆腐吗!

NO.137 = =

一般男生会让男性友人这么靠着休息吗?

NO.138 = =

日向(→)狛枝?

NO.139 = =

不,如果是日向的话大概只要狛枝说点什么就会同意了

他可是出了名的老好人

NO.140 = =

不是老好人也不会和一直嘲讽预备学科的狛枝做朋友吧……

NO.141 = =

运动会结束了!我们差不多该收拾收拾走了

NO.142 = =

所以这个帖子也就到此

NO.143 = =

为止

帮你补上了w

NO.144 = =

不……没打完是因为我有点震惊不小心发出来了,不是漏打了

NO.145 = =

大神他们输了所以很震惊?

NO.146 = =

输了也不算意外吧,对面可是15个男生啊

NO.147 = =

可是大神和贰大都在啊,不可能输的吧

NO.148 = =

不是因为这个震惊的…而且大神他们没输

NO.149 = =

看吧,我就说大神不会输的!

NO.150 = =

你骄傲什么啊!

NO.151 = =

那你在震惊什么啊?

NO.151 = =

本来我们打算叫日向他们一起走的,但是狛枝靠在日向身上睡着了

NO.152 = =

然后日向对我们比了个安静的手势让我们先走

NO.153 = =

我们走的时候发现日向把手搭在狛枝的右手上十指相握……

NO.154 = =

之前还在说日向不懂…脸好疼

NO.155 = =

果然池面就是容易找到女朋友吗!

NO.156 = =

↑这次是男朋友

NO.157 = =

双向暗恋什么的…我才不羡慕!

NO.158 = =

等等!所以我女神什么都没参加吗!

NO.159 = =

不二咲的话除了集体项目只参加了男子短跑

NO.160 = =

男……

NO.161 = =

↑你还好吗

NO.162 = =

女子长跑到底是谁赢了?

 

 

——END——

狛枝借物跑抽到的是究极的凶器

 

并没有什么狛日要素非常抱歉!

感谢看到现在的你!

给 @洒狗血的狮子 配的图…原文地址 原文cp孙朴

总之各种bug请见谅!

画渣第一次发图请注意!最好还是不要点大图【虽然没什么区别_(:з」∠)_
姿势有参考
大概是某个事后想亲亲的米迦被突然冒出来的鬼按住脸但又非常不爽,于是两边开始力量的拉锯战的故事【x虽然怎么想都是米迦会赢就是了…
本来想上色结果发现还是黑白灰好看…

【米优】铭刻于心的爱

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标题与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毫无文笔可言也没有剧情发展

大写的OOC请注意躲避!             

内含筱三请避雷

一开始只是想写很会藏心事的优酱,但是并没有表达出来_(:з)∠)_

OOC !OOC! OOC!

 

 

人是一种感情复杂的生物,在众多的感情中“爱”是最复杂且难以控制的。有的爱转瞬即逝,有些爱永存于心。我不知道是对你一见钟情还是慢慢的被你吸引,但我对你的爱从未消逝。

 

 

 “说起来,你们好像是在一个贵族学校上学吧?”优一郎因为整个上午都在陪着两位大小姐逛街,现在正毫无形象的坐在甜品店里。

 “‘好歹你也是柊家的人不能一直待在那个不知名的学校,必须听从家里的安排’因为被这样要求了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嘛,还好有小三在不然每天都要无聊死了。对吧,小三~”

 “筱娅你放开我!公共场合你在做什么啊!”

 啊,又开始了这对狗女女。优一郎看着抱住三叶准备上下其手的筱娅和虽然满脸通红却不挣扎的三叶,稍微坐直了一点揉了揉肩,“你们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啊?”

“来邀请你参加我们学校的学园祭。”终于脱离筱娅拥抱的三叶努力摆出正经的表情,“你以前一直提的那个家人,叫百夜米迦尔对吧?我们的学生会长也叫这个名字。”

优一郎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问了地址和时间就和筱娅三叶分开了。

 

 

无聊。正在偷懒的米迦尔会长在走廊里四处乱逛,每个教室里都在举行自己班的活动,本来米迦尔也被要求在班里帮忙却被他以“学生会长需要保证学园祭的正常运行”这种理由拒绝了,事实上米迦尔只是在学校里到处走走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而已。

“米迦会长!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难道是在找可爱的女孩子吗,不可以哦,早恋是不对的更何况你还是学生会长应该起到……”

“你有事吗,柊筱娅?”米迦尔打断了筱娅的长篇大论,明明身为风纪委员还带头谈恋爱的人是她吧。

“确实有事,会长你认识百夜优一郎吗?”筱娅看到米迦尔的表情突然变的很奇怪,像是在刻意忍耐什么,“优现在在操场那边和小三等着我们过去……会长?!”

米迦尔没等筱娅把话说完就向操场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三叶和她身边的黑发少年。米迦尔压制住心中的狂喜,迈着平稳的步伐加快了脚步走到优一郎的面前,脸上带着藏不住的喜悦,伸出手抱住了优一郎。

“终于又见到你了,小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米迦尔抱的紧紧的优一郎听到声音的瞬间回抱住了米迦尔,带着兴奋的声音有些颤抖,“米迦!真的是米迦!”

“咳咳,大庭广众之下,请两位克制一下激动的心情。”跟在米迦尔身后赶到的筱娅拉过三叶,对还处于拥抱状态的米迦尔和优一郎露出暧昧的表情,“这里不管怎样还是学校哦,会长请您务必注意形象,教学楼后面倒是没什么人。”

如梦初醒般,两人非常默契的同时放开了手,相视一笑。米迦尔不好意思的挠了下脸颊便带着优一郎去了教学楼后面的空地,毫无形象可言的坐在地上拉着优一郎叙旧互相了解着对方现在的情况,在优一郎被红莲叫走前交换了手机号码。

 

 

在与优一郎重聚之后,米迦尔每天放学都会去优一郎的学校找他,因为米迦尔的贵族学校要求住宿所以也只有陪优一郎回家的这段路上两人才能面对面的交流,虽然他经常在周末约优一郎出去玩。

“话说,陪小优回家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见过领养小优的那个人,他经常不在家吗?”

“啊?不是啊,白痴红莲说‘不愧是没有朋友的笨蛋优连周末都没人约你出去每天待在家里很烦啊你干脆自己搬出去住吧’然后就帮我找了个离学校近的房子让我自生自灭。一般会有人因为这种理由把孩子扔出去自己生活吗!”

“小优经常被叫做笨蛋?不过也对,小时候小优还问过我皮肤这么白长着一张欧洲人的脸是不是吸血鬼呢。”米迦尔突然笑了起来,看的优一郎一时间无法转移视线。

“……你的重点错了吧,而且那时候说自己的虎牙是还没完全长开的犬牙,长大后就可以咬人吸血的是你啊!”

“哈哈哈,但是被我骗到的小优当时的样子很可爱啊。”

“哈?!谁被你骗到了,我那是给你面子没拆穿而已!”

夕阳西下,少年们的影子交织在一起,仿佛牵起的手因为两人的道别而分开。

 

 

“优君和米迦尔君的关系真的很好啊。”与一看着坐在对面为优一郎擦拭嘴角食物残渣的米迦尔和左边正在腻歪的筱娅跟三叶在心里懊悔为什么不带副墨镜来,“明明分开了那么长时间都没联系过,现在还能这么亲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啊啦,与一你不懂,这就是爱的力量啊!”筱娅牵起三叶的手,捏着嗓音装出小孩的语气。

“小优,我喜欢你。”

三叶眨了眨眼睛,用甜的发腻的语调接上筱娅的话。

“我也是,米迦。”

 “小优!”

 “米迦!”

筱娅和三叶张开双臂然后紧紧的抱住对方,眼看着就要吻上去,优一郎才打断她们,“我和米迦才不会这样!”

“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小优啊,明明是个笨蛋,却对大家都很温柔的小优,最喜欢了。”米迦尔用暧昧的目光扫视着优一郎,最终停留在他的眼睛上,满意的看着他的脸颊染上红晕。

“米…米迦。”

 

你到底对我抱有怎样的感情?

 

“喂,我说你们两个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交往中?”本来在和妹妹通短信的君月忍不住提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

“……”

突然到来的沉默,优一郎和米迦尔都没有回答气氛有些尴尬,良久米迦尔才开口。

“我和小优没有在交往啊,我们只是朋友,永远都是…和家人一样重要的,朋友。”

优一郎低着头,动作缓慢的吃着水果蛋糕,没能注意到米迦尔说出这句话的停顿以及脸上瞬间闪过的自嘲的神情。米迦尔很快调节好了情绪摆出一副平静的表情,没有人开口再说些什么,气氛又变的凝重了起来。

突兀响起的铃声打断了沉寂的气氛,米迦尔说了声不好意思就离开座位去接电话,没过多久就回来表示非常抱歉家里有事要他回去。

“没关系,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优一郎摆了摆手,“米迦你先走吧,路上小心一点。”

在那之后大家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事离开了,最后留下的优一郎和筱娅也走出了咖啡厅。

 

“亲口说出暗恋的人和自己只是朋友关系,真是可悲啊,米迦会长。”筱娅做出一副悲痛万分的表情抓住衣襟,“这世上还有比亲自承认喜欢的人和自己永远都只可能是朋友还令人心痛的事吗。”

“筱娅你要不要这么浮夸啊?”优一郎装作嫌弃的样子低下头沉默了几秒,随后猛地抬头,吓得刚靠近的筱娅往后退了一步。

“……而且,我认为听到自己从小就喜欢的人一脸风轻云淡的说我们只是朋友也是很心痛的一件事。”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因为没来得及抓住优一郎还愣在原地的筱娅这么想,然后她掏出了手机。

米迦尔会长大人,这次你要欠我一个人情了。少女可爱的脸上露出了恶魔一样的表情。

 

 

响起的门铃声使优一郎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

该死的,到底是哪个混蛋打扰我睡觉。优一郎一边咒骂着这个扰人清梦的人,一边走向玄关。

打开门,看到门口拎着大包小包的米迦尔,露出一副不解又有些气愤的表情。

“因为和监护人闹翻了所以赌气搬出学校宿舍现在无家可归,小优愿意收留我吗?”

怎么可能会对你说不。优一郎侧过身子给米迦尔让出可以通过的地方。

“不说句邀请我进去的话吗?”米迦尔带着微笑,将右手的行李放在地上,盯着优一郎宽松的衣服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你自己进来就行啊,还要邀请做什么。”


“吸血鬼得不到主人的同意可是不能进入屋子的。”

 

米迦尔将右手伸向优一郎,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身上显得格外柔和。

 

“我再正式问一遍好了。百夜优一郎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接受一个和您分摊房租、家务全包、会做饭的恋人与您同居?”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最开始只是想写最后的这一段而已,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瞎写出了这么多东西,惯例的补充设定:大概剧情就是在孤儿院的时候就开始双向暗恋的米迦和优酱因为被领养的原因分开了好几年,但是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他们仍然喜欢着对方,重逢之后米迦开始从暗恋变成了明恋除了笨蛋优酱所有人都看出来了【x优酱则是隐藏的很好所以谁也不知道他对米迦不止是家人的喜欢,因为不知道对方心意的两人就一直保持着最亲密的朋友关系直到筱娅助攻这么一个故事?顺便一提最后为了还人情的米迦被筱娅派去各种跑腿【。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忍着看完这么无聊的东西真的很抱歉!!


【米优】铭刻于心的爱

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标题与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毫无文笔可言也没有剧情发展

大写的OOC请注意躲避!             

内含筱三请避雷

一开始只是想写很会藏心事的优酱,但是并没有表达出来_(:з)∠)_

OOC !OOC! OOC!

 

 

人是一种感情复杂的生物,在众多的感情中“爱”是最复杂且难以控制的。有的爱转瞬即逝,有些爱永存于心。我不知道是对你一见钟情还是慢慢的被你吸引,但我对你的爱从未消逝。

 

 

 “说起来,你们好像是在一个贵族学校上学吧?”优一郎因为整个上午都在陪着两位大小姐逛街,现在正毫无形象的坐在甜品店里。

 “‘好歹你也是柊家的人不能一直待在那个不知名的学校,必须听从家里的安排’因为被这样要求了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嘛,还好有小三在不然每天都要无聊死了。对吧,小三~”

 “筱娅你放开我!公共场合你在做什么啊!”

 啊,又开始了这对狗女女。优一郎看着抱住三叶准备上下其手的筱娅和虽然满脸通红却不挣扎的三叶,稍微坐直了一点揉了揉肩,“你们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啊?”

“来邀请你参加我们学校的学园祭。”终于脱离筱娅拥抱的三叶努力摆出正经的表情,“你以前一直提的那个家人,叫百夜米迦尔对吧?我们的学生会长也叫这个名字。”

优一郎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问了地址和时间就和筱娅三叶分开了。

 

 

无聊。正在偷懒的米迦尔会长在走廊里四处乱逛,每个教室里都在举行自己班的活动,本来米迦尔也被要求在班里帮忙却被他以“学生会长需要保证学园祭的正常运行”这种理由拒绝了,事实上米迦尔只是在学校里到处走走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而已。

“米迦会长!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难道是在找可爱的女孩子吗,不可以哦,早恋是不对的更何况你还是学生会长应该起到……”

“你有事吗,柊筱娅?”米迦尔打断了筱娅的长篇大论,明明身为风纪委员还带头谈恋爱的人是她吧。

“确实有事,会长你认识百夜优一郎吗?”筱娅看到米迦尔的表情突然变的很奇怪,像是在刻意忍耐什么,“优现在在操场那边和小三等着我们过去……会长?!”

米迦尔没等筱娅把话说完就向操场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三叶和她身边的黑发少年。米迦尔压制住心中的狂喜,迈着平稳的步伐加快了脚步走到优一郎的面前,脸上带着藏不住的喜悦,伸出手抱住了优一郎。

“终于又见到你了,小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米迦尔抱的紧紧的优一郎听到声音的瞬间回抱住了米迦尔,带着兴奋的声音有些颤抖,“米迦!真的是米迦!”

“咳咳,大庭广众之下,请两位克制一下激动的心情。”跟在米迦尔身后赶到的筱娅拉过三叶,对还处于拥抱状态的米迦尔和优一郎露出暧昧的表情,“这里不管怎样还是学校哦,会长请您务必注意形象,教学楼后面倒是没什么人。”

如梦初醒般,两人非常默契的同时放开了手,相视一笑。米迦尔不好意思的挠了下脸颊便带着优一郎去了教学楼后面的空地,毫无形象可言的坐在地上拉着优一郎叙旧互相了解着对方现在的情况,在优一郎被红莲叫走前交换了手机号码。

 

 

在与优一郎重聚之后,米迦尔每天放学都会去优一郎的学校找他,因为米迦尔的贵族学校要求住宿所以也只有陪优一郎回家的这段路上两人才能面对面的交流,虽然他经常在周末约优一郎出去玩。

“话说,陪小优回家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见过领养小优的那个人,他经常不在家吗?”

“啊?不是啊,白痴红莲说‘不愧是没有朋友的笨蛋优连周末都没人约你出去每天待在家里很烦啊你干脆自己搬出去住吧’然后就帮我找了个离学校近的房子让我自生自灭。一般会有人因为这种理由把孩子扔出去自己生活吗!”

“小优经常被叫做笨蛋?不过也对,小时候小优还问过我皮肤这么白长着一张欧洲人的脸是不是吸血鬼呢。”米迦尔突然笑了起来,看的优一郎一时间无法转移视线。

“……你的重点错了吧,而且那时候说自己的虎牙是还没完全长开的犬牙,长大后就可以咬人吸血的是你啊!”

“哈哈哈,但是被我骗到的小优当时的样子很可爱啊。”

“哈?!谁被你骗到了,我那是给你面子没拆穿而已!”

夕阳西下,少年们的影子交织在一起,仿佛牵起的手因为两人的道别而分开。

 

 

“优君和米迦尔君的关系真的很好啊。”与一看着坐在对面为优一郎擦拭嘴角食物残渣的米迦尔和左边正在腻歪的筱娅跟三叶在心里懊悔为什么不带副墨镜来,“明明分开了那么长时间都没联系过,现在还能这么亲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啊啦,与一你不懂,这就是爱的力量啊!”筱娅牵起三叶的手,捏着嗓音装出小孩的语气。

“小优,我喜欢你。”

三叶眨了眨眼睛,用甜的发腻的语调接上筱娅的话。

“我也是,米迦。”

 “小优!”

 “米迦!”

筱娅和三叶张开双臂然后紧紧的抱住对方,眼看着就要吻上去,优一郎才打断她们,“我和米迦才不会这样!”

“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小优啊,明明是个笨蛋,却对大家都很温柔的小优,最喜欢了。”米迦尔用暧昧的目光扫视着优一郎,最终停留在他的眼睛上,满意的看着他的脸颊染上红晕。

“米…米迦。”

 

你到底对我抱有怎样的感情?

 

“喂,我说你们两个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交往中?”本来在和妹妹通短信的君月忍不住提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

“……”

突然到来的沉默,优一郎和米迦尔都没有回答气氛有些尴尬,良久米迦尔才开口。

“我和小优没有在交往啊,我们只是朋友,永远都是…和家人一样重要的,朋友。”

优一郎低着头,动作缓慢的吃着水果蛋糕,没能注意到米迦尔说出这句话的停顿以及脸上瞬间闪过的自嘲的神情。米迦尔很快调节好了情绪摆出一副平静的表情,没有人开口再说些什么,气氛又变的凝重了起来。

突兀响起的铃声打断了沉寂的气氛,米迦尔说了声不好意思就离开座位去接电话,没过多久就回来表示非常抱歉家里有事要他回去。

“没关系,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优一郎摆了摆手,“米迦你先走吧,路上小心一点。”

在那之后大家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事离开了,最后留下的优一郎和筱娅也走出了咖啡厅。

 

“亲口说出暗恋的人和自己只是朋友关系,真是可悲啊,米迦会长。”筱娅做出一副悲痛万分的表情抓住衣襟,“这世上还有比亲自承认喜欢的人和自己永远都只可能是朋友还令人心痛的事吗。”

“筱娅你要不要这么浮夸啊?”优一郎装作嫌弃的样子低下头沉默了几秒,随后猛地抬头,吓得刚靠近的筱娅往后退了一步。

“……而且,我认为听到自己从小就喜欢的人一脸风轻云淡的说我们只是朋友也是很心痛的一件事。”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因为没来得及抓住优一郎还愣在原地的筱娅这么想,然后她掏出了手机。

米迦尔会长大人,这次你要欠我一个人情了。少女可爱的脸上露出了恶魔一样的表情。

 

 

响起的门铃声使优一郎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

该死的,到底是哪个混蛋打扰我睡觉。优一郎一边咒骂着这个扰人清梦的人,一边走向玄关。

打开门,看到门口拎着大包小包的米迦尔,露出一副不解又有些气愤的表情。

“因为和监护人闹翻了所以赌气搬出学校宿舍现在无家可归,小优愿意收留我吗?”

怎么可能会对你说不。优一郎侧过身子给米迦尔让出可以通过的地方。

“不说句邀请我进去的话吗?”米迦尔带着微笑,将右手的行李放在地上,盯着优一郎宽松的衣服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你自己进来就行啊,还要邀请做什么。”


“吸血鬼得不到主人的同意可是不能进入屋子的。”

 

米迦尔将右手伸向优一郎,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身上显得格外柔和。

 

“我再正式问一遍好了。百夜优一郎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接受一个和您分摊房租、家务全包、会做饭的恋人与您同居?”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最开始只是想写最后的这一段而已,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瞎写出了这么多东西,惯例的补充设定:大概剧情就是在孤儿院的时候就开始双向暗恋的米迦和优酱因为被领养的原因分开了好几年,但是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他们仍然喜欢着对方,重逢之后米迦开始从暗恋变成了明恋除了笨蛋优酱所有人都看出来了【x优酱则是隐藏的很好所以谁也不知道他对米迦不止是家人的喜欢,因为不知道对方心意的两人就一直保持着最亲密的朋友关系直到筱娅助攻这么一个故事?顺便一提最后为了还人情的米迦被筱娅派去各种跑腿【。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忍着看完这么无聊的东西真的很抱歉!!